老婆去世那晚,他撲通一聲跪在床前:“每對夫妻,都是因果報應”

認識12年的朋友,剛剛失去了73歲的母親。

奔完喪處理完後事,她設宴答謝我們這幫曾去弔唁的姐妹。

席間,她聊到自己的父親母親:

父親是個強勢能幹的人,當過兵,從了政,官至正處,在單位當領導當習慣了,回到家裡也是說一不二,兩句話說不對頭,就要拍桌子發脾氣。

再加上,骨子裡典型的大男子主義,認為家務和孩子,天經地義就是女人該干的活兒,退休之前,從沒有做過一次飯,洗過一次衣裳。

更不要說,像別家的男人那樣,給孩子耐心,給妻子溫柔。

而母親,是個懦弱遷就的人。

專門相夫教子,包攬家務,照顧孩子,伺候公婆,送走四個老人,任憑丈夫怎麼飛揚跋扈,都忍之受之。

雖然,在家裡她也有過抱怨和落淚,但出門在外,還事事處處維護丈夫的臉面,說他如何如何不易,又如何如何周全。

就連,孩子們都看不下去了:“媽,我爸要是有你說的一半好,就好了。”

對此,母親還總要辯解:“你爸回來衝咱們發脾氣,那是因為他在外面也受了氣。咱們幫他把這氣受了,他就不會傷自己。”

2.

後來,父親退了休,整天在家閒著沒事兒乾,仍然當甩手掌櫃,飯來張口,衣來伸手,還老挑母親的毛病:

菜做得太鹹了,肉燉得太爛了,衣服洗得不干淨了,甚至洗澡水放得太燙了。

母親也不反駁,還是每天忙得團團轉,伺候丈夫,照顧內孫,照看外孫。

直到,64歲那年,母親一頭栽下去,成了偏癱,再也沒有站起來。

母親癱瘓後,整個家族都亂了,最凌亂的人,當然是父親。

沒有了母親的幫助,父親找不到自己四季的衣服,總是忘記吃降血糖的藥,出門老是忘帶鑰匙,找遍了整個老城,也沒有買到老妻做的那種酸菜包子……

為照顧母親,也為照顧父親,孩子們請了保姆。

結果,接連5個保姆,都被父親罵走。

“打掃衛生毛毛躁躁,哪兒有你媽細緻;做飯胡亂炖,燉的排骨咬都咬不動;你媽給我買的羊毛衫,硬是被保姆在洗衣機裡洗變形,你媽都是手洗……”

沒有老妻可依的父親,委屈得像個孩子,在兒女面前控訴因無法自立,而跌落地獄的人生。

孩子們自幼和他就不親。母親病倒後,他苛刻的無理取鬧,讓孩子們也都喪失了耐心:

“你就死心吧,這個世上,再也找不到像我媽那樣對你好的人了。”

逐漸衰老的父親,再也沒有昔日當局長的派頭,竟然窩在沙發里嚶嚶哭起來:“報應,報應啊,要是我對你媽好點,你媽估計也不會這麼早就病了。 ”

3.

父親到底拗不過孩子們,還是用了保姆。

只是,曾四體不勤的他,在老妻癱瘓在床的8年間,不知什麼時候起,做到了對家中每件生活用品都瞭如指掌;

還學會了給老妻網購買尿墊和內衣;和保姆置氣時會偷偷點外賣,還在癱瘓妻子含混不清的指導下,學會了包買都買不來的那種粉條肉末酸菜包子……

老妻走的那晚,深夜11點多,他像有心靈感應一樣,把孩子們挨個兒喊回家。

病榻前,這個曾不可一世的男人,不懂體貼的丈夫,暴躁40年的父親,第一次落了淚。

他握著老妻的手,一個勁兒說:

“我這幾天,老是夢見你穿上白裙子,一轉身就不見了。你要走了嗎?你別走啊,你不能走啊,我……我欠你的賬,還沒有還完呢。”

就在那晚,凌晨4點,他的老妻被死神掐斷了最後一絲呼吸。

4.

“夫妻之間,也是要還賬的啊。”

從父母情感中,獲得教訓的朋友說,前半生受太多苦的那個人,會在後半生,以這樣那樣的方式,“懲罰”另一個人,讓他嚐嚐受苦的滋味。

她的話,讓我想起一位醫生。

我陪父親做手術時,結識一位外科大夫。

相熟後,聊起病患和人生,他說,自己從業20年,接觸過千萬名患者,發現了一個秘密:

夫妻之間,那個在前半生,忍辱負重的人,犧牲最多的人,隱忍克制的人,不被善待的人,後半生往往更容易生大病。

因為,疾病,是身體和情緒發出的吶喊。

夫妻之間,那個總是透支身體去撐起一個家的人,總是隱藏情緒去討好另一半的人,那個總是默默承受一味遷就的人,最終會在身心俱損中,用生病的方式,向伴侶發出求救。

“患病,是為了吸引別人照顧,讓受傷太久的自己,喘口氣活下去啊。”

醫生說。

5.

我用醫生這番話,去看自己身邊的人,竟然有種恍然大悟之感:

我爸隱忍克制,極少抱怨,遇到事兒總愛憋在心裡,在步入老年後,患上重病,幸虧手術及時,才避免了更壞的結果。

與之相反,我媽直到老年,還像個小孩,心裡藏不住事兒,對誰不滿意都要馬上說出來。

或者說,恰恰因為我媽是個心直口快的人,和她生活了30多年的我爸,為了維持家庭和諧,才一次次選擇忍耐。

只是,我爸兩次手術後,我媽忽然間像長大了一樣,平和起來。遇到事兒,她不再像過去那樣,發脾氣,愛指責,總抱怨。

而是,哈哈一笑,去寬慰我爸:“多大點事兒啊,不急不急,大不了隨它去。”

“媽,你這兩年越來越慈祥了啊。”

面對我的讚美,快70歲的我媽,雙眼一瞪:“你爸身體不好,我得讓著他。再說了,他都讓我大半輩子了,也該輪到我讓他了。 ”

6.

不僅是我爸我媽。

我公公和我婆婆,我姨媽和我姨夫,我姑媽和我姑父,我舅媽和舅舅,包括我曾經的領導和他的愛人,我的朋友和他們的伴侶,大都沒有逃出這個定律:

前半生受過太多苦、總是被嫌棄、甚至老受傷的那個人,在自傷多年後,會以這樣那樣的方式,向伴侶討債,以求被看見,被照顧,被疼惜。

而那個忽略愛人的人,欠賬太久的人,自大自私的人,要在一點點的償還中,清欠累積太久的問題,進而看見這些真相:

原來,家裡的飯菜不是自己從鍋裡生出來的,地板不是天生就這麼乾淨的,老人和孩子沒有人管是會出問題的,那個什麼都能幹的人不是脾氣太好,而是對這個家責任感太重,以至於把他自己都累出了病……

所以,看那個委屈太久的人,快要撐不下時,上蒼會安排一場病痛或意外,讓那個欠賬的人,在還賬中,習得善,學會愛。

只可惜,很多尚且年輕的人,至今都不明白。

7.

為探究幸福的秘籍,哈佛大學通過75年的追踪研究,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:

健康和衰老的關鍵,是人際關係,尤其是家庭關係。

那些幸福而長壽的人,都生活在愛與被愛的關係裡。

非常遺憾的是,作為一個情感作者,我每天都要會收到很多人,主要是年輕人的來信:

他們掙扎在婚姻的泥潭里,發現伴侶聊騷,出軌,偷情,撒謊和賭博;

他們承受著伴侶的冷漠,輕視,指責,抱怨,毆打和背叛;

他們得不到伴侶的看見,回應,接納,理解,疼惜和長情;

他們,有的人心懷憤懣委屈,有的人已身患抑鬱,有的人就躺在病床上……

他們用這樣的方式,懲罰自己,呼喚伴侶,期待在疼痛中找到一條生路,得到愛的反哺。

而他們的愛人,大都還在墮落中沉睡,在迷茫中放縱,在傷害中無法停下。

直到有天,得到教訓,或學會改變。

8.

海並不深,對一個人的愛,比海還深。

87歲時,老兵饒平如的愛妻美棠去世。

那之後,他每日睡前醒後,都是難過,只好去他倆曾經去過的地方、結婚的地方,到處坐坐看看,聊以安慰。

後來,耄耋之年的他,終於決定畫下他和愛妻的故事,從美棠童年畫起,一直畫到美棠離開,用藏在歲月褶皺處的深情,祭奠他們倆的愛情。

談到為什麼非要一筆一劃地為愛妻畫畫時,饒平如說:

“做了,我心裡沒有什麼愧疚;不做,倒是一個永遠的譴責。我空空地來到人間,只有這些是最愛。”

長情的老愛情,尚且如此感念,平凡年輕的我們,更要看見:

夫妻之間是一場因果。

別讓愛人累倒後,你才有機會聽ta說:

“謝謝你,終於看見我”。

夫妻之間是一場輪迴。

別讓愛人離開後,你才跪在床前懺悔:

“為什麼,不再給我一個還債的機會”。

夫妻之間是一場報應。

感必有應,施必有報,禍必有因,福必有根,善必有果。

是的。

柴米油鹽,與其抱怨,不如抱我。

雞毛蒜皮,與其指責,不如負責。

愛恨情仇,與其輾轉,不如看淡。

晝夜今夕,與其嘆息,不如疼惜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